翻页   夜间
护花小说网 > 穿越女碰到穿越男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尾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huhuatxt.com
    这些天,六灶镇上的居民们谈论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将要来临的元旦,1999年的这个元旦将要举行一个盛大的婚礼,因为这次婚礼,六灶镇上所有年满60周岁的老人都收到了一份意外的礼物,每人一桶金龙鱼调和油和两份脑白金。

    想想看,整个六灶镇该有多少60岁以上的老人,还有就是家里有十八岁以下的孩子也可以凭户口簿得到一套中国古典名著,哪个家庭没有老人?又有哪个家庭没有孩子?

    苗家和琴家所有在走动的亲戚都宴请遍了,婚礼那天,原本就是元旦佳节,因为这桩喜事,苗爸爸他们的工厂整整放了一个礼拜的假。

    苗妈妈天天都在笑,苗爷爷和苗奶奶总算要看上孙子结婚了,上一辈子他们离去的时候,终究是没有看到苗亮结婚成家的那一刻,事实上,上一辈子的苗亮根本就没有成家。

    苗家夫妻俩这几个月的忙碌,就是为了能热热闹闹的给儿子和小迷糊操办一场最体面的婚礼。因为他们这些年没少给县里的红字会捐赠,所以届时会有不少县里的头头脑脑会出现在小迷糊和苗亮的婚礼上。

    看起来是来给苗家打广告,实际情况上苗爸爸当场又认了几户县里几户贫困家庭的孩子,许诺只要这些孩子只要愿意读书,那苗家就会为他们捐助到上大学的费用。

    对这些孩子的家庭来说,这自然是一件雪中送炭的事情,所有人都把这件事当成了那个完美婚礼的陪衬,苗爷爷也对儿子这些年的行为非常满意,藉此,苗爷爷总算放下了对儿子从商的偏见。

    韩家更不用说了,上一次儿子和晓华的婚礼正是因为苗家的鼎力相助,妹妹迷糊更是没有少出力。

    儿子和媳妇脖子上挂的那一对玉佩据说是迷糊在北京的爸爸送给她的,那次婚礼上谈起新人的这一对玉佩,他们家里有一位在城隍庙做玉器生意的亲戚说,这对玉佩没有几万块钱根本就拿不下来。

    媳妇送自己的那一床蚕丝被少说也要一千多块,这可都是她妹妹小迷糊从北京打包寄回来的,不是一条,而是整整一大包,这一对姐妹之间的情谊由此便可以想象了,媳妇嫁妆里的所有电器也都是苗家送的,苗家把是把媳妇晓华当女儿嫁了,那他们家对媳妇娘家办喜事更要上心。

    结婚前夕,朱总特意从北京飞过来参加他这个干女儿的婚礼,上次去北京的时候,苗亮和朱总约定过,回到北京他们会补办婚礼,但婚礼的前一天晚上朱总还忍不住来上海了。

    “伯父您好,上次您来北京的时候,晓馨在医院里,大家都没有在一起好好聚过,这一次我可是乘了晓馨的婚礼来上海转转了。”一见到爷爷,朱总便热情的反客为主,和爷爷聊天了。

    朱总来的时候没有通知苗亮他们,到了浦东机场才给小迷糊打电话的,准新娘小迷糊亲自开车去接她这个爸爸,父女俩好几个月不见,在车上自然也有很多话说,到了家里,爷爷早就远远的迎出来了,迷糊和苗亮在北京的时候,爷爷平时和小孙女打电话, 知道她这个北京的爸爸真的对她很好,不要说上次他们去北京看小迷糊时,他对他们热情招待的情景了,现在到了上海,爷爷自然也要一尽地主之谊。

    朱总父女俩自然是住在小迷糊家里,家里房间很多,姐姐和韩大哥带着玲子还是和爷爷奶奶住一起,姐妹俩对现在居住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很珍惜,因为自从爸爸妈妈离开以后,小迷糊紧接着就考上了北京的清华大学,平日姐妹俩住在一起的时间真的很少。

    同朱总同来的还有快乐的双胞胎兄弟,他们俩现在都没有谈朋友,据说是事业为重,几年里面都不会谈及这个问题,小小和朱晓光这几天住在小小上海的家里,他们会在婚礼当天赶过来,方平和英子早已经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宝贝,依依呀呀的只有几个月大,这会儿,他们夫妻俩和双胞胎兄弟都被安排在苗亮家父母家里。

    现代的婚礼虽然没有必要让恋人有一年不见面的苦恼,可是就在婚礼前的一个礼拜,这一对原本天天见面的小爱侣也像姐姐和韩大哥婚前一样,也被告知需要分开了。

    1999年的元旦终于按时到来了,婚礼当然,院子里早已经用油毡布搭好了棚子,因为前来参加新人婚礼的客人实在太多了,屋子里根本就放不下所有的酒席,待会儿院子里都要摆上宴席,就是邻居阿兰家的院子里,今天也临时搭起了油毡布组合成的帐篷。

    很多没有预先收到请帖的客人们还是来来贺喜了,根据上一次在姐姐婚礼上的经验,支书夫妻俩还是承担了招呼客人的重任,一有客来,他们就会通知厨房随时准备点心,阿兰妈妈随时在门口张望着,远远的就判断出是那些需要主人家特别出来招待的客人。

    几家至亲的本家都在帮忙包馄饨做点心,韩爸爸今天特意向酒店请了假,顺便又从新亚里偷偷请了一组大厨过来,今天的酒宴虽然不是放在酒店里请的,可客人们享受到的美食可是新亚大酒店的那些一流的厨师做的。

    当新郎官过来的时候,爷爷奶奶拉着朱总一起拿着大红请帖把苗亮迎进门来,在乡下给新人奉茶点的习惯还是依然延续着,但是苗亮一心里牵挂着那个好几天都没有见面的新娘子,无心久坐,他在客厅里才坐了一会儿,就上楼想去看新娘了,在新娘子的门口却照着乡下的惯例遭到了伴娘们的为难。

    那些本家小姑娘在新娘子房里笑嘻嘻的要红包时,苗亮早就拿出母亲准备好的那个八百八十八元八角八分元大红包,苗亮在门外只听见那些姑娘们开心的尖叫声,吱呀一声,门就开了,屋子里那个千娇百媚的小迷糊此刻正笑嘻嘻的看着自己,苗亮的心里可真的像吃了蜂蜜一样甜。

    所有的客人们都在开心的笑着,排妆的时候,从走廊里到院子门口的这么多的嫁妆简直把大家的眼睛都要看花了,小迷糊和苗亮认为不需要这么多的东西,可爷爷奶奶执意如此,就连叔叔婶婶也认为小迷糊和苗亮历经劫难,应该有一场最热闹的婚礼来完成这个故事。

    大家都在夸奖新娘子丰厚贵重的嫁妆,苗家甚至还为这次的婚礼请县里的剧团下乡一连唱了三天三夜的大戏。嫁妆、宴席、唱大戏,这一切只是一个宝贝的陪衬而已,这个宝贝就是小迷糊。这场六灶镇上史无前例、热热闹闹婚礼给所有参加这次婚礼的人增加了一个美好的回忆,这一对幸福的年轻人从此开始了他们完美的婚姻生活!(,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